?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主頁 > 腎臟疾病 > 腎功能衰竭 > 尿毒癥 >
尿毒癥

首用冬蟲夏草治療腎結核、尿毒癥驗案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4-11-12 14:47

鄒云翔教授首用冬蟲夏草治療腎結核、尿毒癥驗案

1、腎勞(慢性腎炎、尿毒癥)

孫××,女,38歲。

患慢性腎炎已八年。水腫反復不已,經治療,腫已退。1976年3月份,因家務勞累后,發尿頻、尿急、嘔惡不能食,面、肢浮腫,高熱38.5℃~40.2℃,在某醫院就診,查血非蛋白氮96毫克%,二氧化碳結合力30.3體積%,血化驗紅細胞140萬/立方毫米,血色素5.5克%,尿檢:蛋白(+++),紅細胞(+),膿細胞少許,X線胸透左側胸腔有少量積液,診斷為慢性腎炎、尿毒癥;發熱待查,而于1976年3月12日住院。入院后,中段尿培養有大腸桿菌20萬以上/毫升,經用西藥抗感染,糾正酸中毒、電解質紊亂等治療,體溫下降,胸水消失。但腎功能不能恢復,于7月份出院。7月13日至鄒老處診治。

神倦乏力,形瘦納少,面黃少華,脈細弱,苔白質淡。查血尿素氮65.5毫克%,二氧化碳結合力29體積%,酚紅排泄試驗10%,腎圖曲線示兩腎無功能;血常規紅細胞175萬/立方毫米,血色素6.5克;尿檢:蛋白(+);查心電圖尚屬正常。腎氣虛衰,陰陽氣血皆已虛損,治從整體調理。

服藥十劑后,胃納增加,癥狀減輕,精神好轉,繼續服用上方直至9月下旬,病情穩定,自覺無明顯不適而停服湯劑。

1977年5月31日,因下肢踝關節處浮腫而復診,仍給1976年原方,服后浮腫漸消,月余后停藥。9月份因感冒而致胃納減少,惡心欲泛,感冒愈后,癥狀未改善,而于9月14日又來復診。胃氣虛弱,升降失司。治從補氣健脾,和胃助運,以保胃氣。

服用五劑后,胃納增加,日進半斤以上,仍以補益陰陽氣血,肺脾腎同治復方治本。

1978年3月24日,因高燒(體溫39.2℃)、抽搐、面肢發麻、全身無力而住某醫院治療。查血白細胞14200/立方毫米,中性80%,淋巴13%,紅細胞158萬/立方毫米,血色素3克%;血壓110/60毫米汞柱;查血非蛋白氮、肌酐尚正常;尿檢:蛋白(++),紅細胞1~2,管型0~1。用青霉素、鏈霉素肌肉注射,并用氫考、四環素,一天后體溫即下降。退燒后第三天,輸血200毫升(血已置冰箱十三天)。輸血后血非蛋白氮上升至69毫克%,肌酐2.4毫克%,二氧化碳結合力31體積%,至5月血非蛋白氮仍不降(60毫克%),貧血嚴重,于6月1日又至鄒老處就診。眼瞼微腫,足踝關節部浮腫,按之凹陷,經行期浮腫明顯,昨日經潮,量一般,口干欲飲,脈細弱,苔薄白,舌質淡。血壓90/50毫米汞柱。仍宗氣血陰陽肺脾腎調治法。

藥后精神好轉,腎功能改善,能做輕微家務勞動。至6月下旬復查血非蛋白氮42毫克%,二氧化碳結合力47體積%。仍以原方加減續進,病勢穩定。8月份繼續來院看病,自覺無特殊不適。10月復診時,血非蛋白氮26毫克%,血色素4克%。

[按]患者系慢性腎炎腎病型,水腫反復消長,遂成虛損之體,且又并發腎盂腎炎,腎功能嚴重受損,而致陰陽氣血肺脾腎俱衰。本案從虛勞治,堅持調攝陰陽,補益氣血,肺脾腎同調復方,從本圖治,病得穩定。

2、虛勞(腎結核)

葉××,女,27歲,教員,1965年11月19日初診。

患者自幼體弱,1958年覺腰痛,次年在某醫院確診為腎結核,同年7月施行左腎摘除術后,腰痛得已。1965年4月結婚,同年8月又覺腰痛,難以轉側,又至某醫院檢查發現尿中有大量結核桿菌(共查三次),確診為右腎結核。使用抗結核藥物,療效不著,不能再施行摘除手術,乃來鄒老處求治。當時面色萎黃,形體消瘦,右側腰痛,難以轉側,頭昏,精神疲乏,終日欲寐,納谷呆頓,有時微有尿頻,經行后期。脈象細而少力,舌淡苔白。鄒老認為,患者先天不足,后天失調,腎虛脾弱,是病之本,證屬虛勞。治以益腎健脾,補氣養血。

另方:冬蟲夏草9~15克,同栗子入雞腹內。燉熟后食之。需連續服用一、二月。

11月25日復診:服藥五帖,并食冬蟲夏草燉雞,無不良反應,病情亦未見進退。原方益以血肉有情之品紫河車3克,并加芡實12克,炙甘草3克。

12月2日三診:共服藥十三帖,稱腰痛、乏力、頭昏等癥狀皆有所好轉,納谷亦稍振。治守原方踵進。

12月15日四診:疊投益腎健脾,補氣養血之品,頗合病機,納谷增加,精神較振,小便如常,自覺癥狀已不甚明顯,脈細,苔薄。效不更張,原方以冀續效。

12月30日五診:患者稱一周來無明顯不適感覺,精神好,飲食二便及睡眠均佳。去某醫院復查尿找結核桿菌三次,皆為陰性。原方以鞏固療效。

1966年1月8日六診:邇來除略感納谷欠香外,無明顯自覺癥狀。脈細有力,苔色薄白微膩。再擬原方鞏固療效,并擬炒陳皮3克、炒苡米3克、炒玉竹3克,每日一劑,泡茶飲之,以化濕健胃。

患者服煎劑和冬蟲夏草同栗子蒸雞食用,治療月余,自覺癥狀消失,尿找結核桿菌陰性。1966年3月和4月又復查四次,并導尿培養一次,皆為陰性。1969年生一子。隨訪十三年未見復發。

[按]腎結核,中醫雖無此病名,但于虛勞、腰痛、血淋等門中有類似此病之記載。

本例患者,自幼體弱,先后天不足。夫腎為先天之本,為水火之臟,內臟元陰元陽,主骨生髓,藏精。脾為后天之本,主運化,輸布水谷精微,升清降濁,為生化之源,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皆賴以養。先后天不足,亦即脾腎不足。“邪之所湊,其氣必虛”。患者左腎結核摘除后,調攝不善,到校上下班騎自行車,工作緊張,勞累過度,以致右腎又復感染結核,且用抗結核西藥少效。鄒老分析其病史經過,及其臨床證候,結合現代醫學診斷,認為此為先后天不足之虛勞病征。虛則補之,勞者溫之。重用甘溫補腎益精髓之冬蟲夏草為君,以溫中補虛之母雞佐之。紫河車、當歸、甘杞子、桑寄生補腎之精血;參、芪、茯苓、芡實、紅棗補氣以健脾;甘草安五臟,調和諸藥。本方補而不膩,溫而不燥,使腎能作強,脾能健運。

鄒老常用冬蟲夏草伍以它藥治療虛勞,即如肺結核、腎結核等,多獲良效。考冬蟲夏草,又名夏草冬蟲,其功用,《本草從新》云:“甘平保肺,益腎止血,化痰已癆嗽。”《本草綱目拾遺》謂“功與人參同”,“能治諸虛百損”。《藥性考》云:“味甘性溫,補精益氣,專補命門”。《文房肆考》云:“氣陽性溫,保肺氣,實腠理”。綜上所述,冬蟲夏草其性甘溫,補肺補腎,能治諸虛百損。蟲草與雞、鴨和魚肉火敦食,是民間早已采用的食養療法之一,歷代醫籍亦多有記載。如《陳鏞樗散軒叢談》云:蟲草“土人往往取以火敦魚、肉、雞、鴨食之,大補腎水。亦可配合補藥。老人食之更宜”。又如朱排山所著《柑園小識》還有“以酒浸數枚啖之,治腰膝間痛楚,有益腎之功”的記載。據現代報道冬蟲夏草酒精浸劑在1:100000濃度下,仍有抑制結核桿菌的作用。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