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中醫內科 > 膏方養生 >
膏方養生

鄒燕勤膏方治療腎系疾病的經驗

來源:未知 作者:njboda 時間:2019-03-15 09:09

鄒燕勤膏方治療腎系疾病的經驗

 

        鄒燕勤教授是全國名老中醫學術經驗繼承工作第2~5批指導老師,江蘇省政府命名的首批名中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中醫內科專家,原全國中醫腎病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現顧問)、江蘇省第一任中醫腎臟病專業委員會主任委員(現顧問)、江蘇省中醫院全國中醫腎病醫療中心的學術帶頭人。師承其父、我國著名中醫學家、中醫腎臟病學創始人鄒云翔教授,在治療腎臟病、內科雜病方面有著極深的造詣和豐富的經驗。現將學習其膏方治療腎系疾病的體會總結如下。

        膏滋,又稱煎膏,其處方稱為膏方或膏滋方,是中醫里丸、散、膏、湯、錠五大劑型之一,根據使用方式分為外用膏藥與內服膏滋。其歷史悠久,早在《黃帝內經》已有關于膏劑的記載,內服膏滋主要興起于晉唐,成熟于明清。膏方是一種具有營養滋補和保健治病的方劑,是在湯劑的基礎上,根據人的不同體質、不同臨床癥狀,結合理化檢查結果,在中醫辨證論治和整體觀念的理論指導下,調整人體臟腑功能、平衡氣血陰陽的大復方。它把幾十味中藥經過浸泡、反復煎煮、去渣濃縮、再加入糖類或膠類收膏等工序,精制加工而成稠厚的半流體狀制劑。

        1.膏方的歷史 早在戰國與西漢年代就有膏方的記載,當時所指膏方為外用的膏藥。在東漢以后,除了外用膏劑之外,產生了很多的內服調補的“膏滋”方。明清時期,膏方的應用逐漸擴大和豐富,不僅在宮庭及上層社會中流行,而且在民間也很普及。至近現代以來,隨著經濟水平及人均壽命的提高,膏方也越來越得到人們的重視,在臨床治療與保健方面起了很大作用。

        2.膏方的組成  內服膏方的組成有中藥飲片、膠類藥、糖類、貴重藥等。中藥飲片是膏方的主要部分,是由有經驗的醫生,通過望、聞、問、切,綜合辨證,針對治病與調補目的開出的大復方,一般藥味在20~60味,根據辨證對象癥情而定。膠類藥有阿膠、鹿角膠、龜板膠、鱉甲膠、魚鰾膠等藥膠,是膏方中補益身體的組成藥物,又是制膏成形藥物。臨床可以單膠使用,也可幾種膠類合用,根據病情需要而定。沒有膠類藥收膏,膏滋就較稀,為半流汁狀,有膠類藥收膏的膏滋就很稠,為半固體狀。糖類可用冰糖、白糖、紅糖、飴糖、蜂蜜等,各種糖在功效上有一定的差異,有單用一種或幾種合用的,糖類也有一定的補益作用。糖尿病人不選用以上糖類,一般選用木糖醇,使膏滋甜味可口而不會升高血糖,但劑量要適當,過多易引起腹瀉。貴重藥包括參類,有生曬類、紅參、西洋參等;動物藥類,有鹿茸、蛤蚧、紫河車、珍珠、海馬、海龍等;植物藥類,有參三七、川貝母、西紅花、楓斗(鐵皮石斛)等;菌類藥,有冬蟲夏草、蟲草菌絲粉、靈芝、靈芝孢子、銀耳等;藥食兩用類,有胡桃肉、黑芝麻、桂元肉、紅棗、蓮子肉、百合、白果等。常根據治療及保健的需要而選用。可以另煎取汁,收膏時加入,很貴重類藥如冬蟲夏草,可磨成粉,收膏時調入以免造成浪費。

        3.膏方的作用  服用膏滋藥主要是起治療作用,同時也可起預防疾病、保健強身的作用。補中寓治,治中寓補。發揮增加抵抗力,提高免疫功能,抵御外邪侵襲的作用,所以既能治病又能防病,增強體質,延緩衰老,具體包括補益氣血、平衡陰陽、調治臟腑等作用。

        4.膏方的優點  膏方最大的優點是采取辨證論治的方法,一人一方,是個體化治療,是符合個人的特點而開的方劑,針對性強,療效高,與千人一方的保健品是截然不同的;其次,膏滋方是個大復方,30多味,也有50味、60味,根據需要而定,治療上可以多臟器同治,氣血陰陽同調,抓住重點,照顧全面,既治病,又調補。而平時的湯藥,十味左右只能抓重點治療,整體調治作用不如膏滋方好;第三可節省時間,免去每天煎藥的麻煩。節省藥材,一料膏方幾十味藥,制成后可服用50~60天,其用量一般比中藥湯劑少。制膏時煎煮時間長,直至藥渣煎爛,藥的成份易出來,故療效好。最后,制成膏滋后,濃度高,體積小,攜帶及貯藏保存方便,服用時口味好,人體易吸收。

        5.膏方的適用人群  包括有慢性疾病病情穩定的患者,亞健康人群和康復期患者。慢性疾病常見有各種慢性腎臟疾病、慢性腎功能不全;糖尿病、糖尿病腎病;夜尿多;慢性支氣管炎、肺氣腫、哮喘、肺結核等呼吸系統疾病;貧血;血小板減少性紫癜;關節炎;脾胃病;婦女月經不調、不孕、男子不育;慢性疲勞綜合癥;冠心病、高血壓、動脈硬化、中風或心梗恢復期等心腦血管系統疾病;肝硬化、慢性肝炎等各種慢性疾病,在病情穩定時可用膏滋治療及保健強身。健康的人一是無任何疾病,也無虛弱癥狀。二是具有很好的社會適應能力。亞健康狀態的特征是自覺身體有種種不適,失眠、健忘,心情煩燥,情緒低落,憂郁焦慮,神疲乏力,腰背酸痛等,而體檢中又沒有發現器質性病變。這些人群表現出活力不夠,反應能力減退,社會適應能力下降,有發生疾病的危險因素。要從亞健康狀態回到健康狀態,除了要建立良好的生活習慣,合理的營養,適當的鍛煉和心理衛生外,中藥膏方的調理是非常有效的。康復期患者,如手術后、失血后、大病重病后、產后、腫瘤化療、放療后等身體恢復過程中,可用辨證膏方調理能促進身體的恢復,并增進健康。

        6.膏方的禁忌  對于急性病患者,如急性炎癥患者,應先治急性病,抗感染治療,慢性病急性發作,如慢性膽囊炎急性發作,也宜先治療后再服用膏方。危重病患者,病情變化多端者不宜服用。痰濕太重者,不宜滋補,先要化痰止嗽,病情穩定后方可服用。腹脹腹瀉,胃納少進,惡心嘔吐,舌苔厚膩者,先要治病,才能進補,服用膏滋時,忌食蘿卜,因膏滋有補益之品較多,而蘿卜是消食之品,補品尚未消化吸收而已排泄了,降低了膏方療效。服膏滋時,不宜用茶葉水沖飲,因茶葉含鞣酸,能解藥性,影響療效,綠豆也能解藥性不宜食用。忌食生冷、辛辣刺激食品及太溫性食品,忌海鮮蝦蟹,以防過敏,影響服膏。忌食不易消化的食品,如過膩、過甜、過硬、油炸等食品宜食易消化之品,讓膏滋充分發揮作用。

        7.膏滋的服用方法  常人在冬至后第一個九天稱頭九,開始服用,第十天至第十八天為二九,以此類推到五九、六九,其實并不需要這樣限制,只要需要也可提前服用,乃至一個冬季也可服用兩料膏滋。當今時代,因有冰箱可貯藏,只要病情需要,任何季節都可制膏調治。服用膏滋,早晚空腹各一次,初服可每次半匙,約量5~10g,小劑量開始,逐步增加,可達10g~15g/次。要以當天開水調化后飲下,如膏滋較稠可以隔水蒸化后服用。取膏滋的湯匙一定要開水燙過,揩干,在固定一處取膏。

        8.膏方的基本要求  膏滋方是辨證論治的,不是隨意開列的,不分虛實,不分氣血陰陽、不分臟腑,盲目濫補,是非常有害的。要由有經驗的大夫,通過望、聞、問、切,根據病人的癥狀、病史、體質、年齡、脈搏、舌苔,還要參照體檢中出現的各種指標而進行辨病、辨證論治,實行個體化治療,也就是一人一方,不能一膏多人服用。選藥不能用大溫大熱大寒大涼之品,宜用平補、清補、調補,用甘平或甘而微溫之品,或甘而微寒之品,緩緩圖治。藥物的用量也是因人而異,溫燥太過則易傷陰液,寒涼過份則易傷及陽氣。對于小兒滋補特別要注意平補,不用滋膩之品,制膏時不用鹿角膠、龜板膠、人參之類,宜用飴糖、蜂蜜、冰糖之類制膏,不宜長期進補,見效后沒有明顯癥狀時就可以停服,以免偏勝。正式服用膏滋時,一般常先服用開路方。開路方的作用有三:①是祛除病邪,使有病者趨于穩定狀態,可以接受膏方的治療與調理;②是調理脾胃功能,使脾胃能很好地消化吸收膏滋,如脾虛濕重患者先用開路方健脾化濕,開胃助運,癥狀改善后再服用膏方調補,提高膏滋的療效;③是了解服用者對開路藥方適應性的反應,有預試服的作用,使正式開膏方時辨證更加準確,療效更為理想。但對老病號,病情比較了解,在慢性病病情穩定時可直接開方。另外,對一些患者,通過四診及檢查,辨證施方有把握者也可直接處方。新病號,如果病情簡單,證候明確,亦可直接開方。

        9.配制治腎膏方的具體措施

       (1)腎臟病患者能服用膏滋的對象  各種慢性腎臟疾病,如各種慢性原發性腎小球腎炎、繼發性腎臟疾病、慢性腎功能減退的早、中期、慢性反復發作的尿路感染、尿道綜合征、夜尿多、尿失禁、腎結核、多囊腎、腎下垂、單純蛋白蛋、血尿患者等等。這些腎臟病患者屬病情基本穩定,或屬恢復期,但感到精力不支,體質虛弱或容易感冒者;各種腎臟病患者臨床病情不重,雖然沒有達到臨床痊愈的程度,但已無大變化者;病已達臨床痊愈,要求增強體質,保健強身者均可服用膏滋治病強身。

       (2)不適合服用膏滋者  各種腎臟病急性發作期;病情反復變化者;慢性病急性發作者;危重病人,如尿毒癥患者,特別是晚期病人常一日多變,臟器并發癥(兼癥)多而變化頻繁,如脾胃癥狀嘔惡納少癥狀頻發,電解質如鉀、鈉、磷、鈣等紊亂,血肌酐、血尿素氮很高,水腫,血壓升高難予控制等急需治療,不適合服膏滋。

       (3)治腎膏方也需治病調理相結合,治中寓補,補中寓治。以膏方調治腎臟病,常規措施是治療慢性腎病對象的辨證論治方,加調理氣血、陰陽、臟腑的復方,其中抓重點調理,照顧全面,補腎是重點。另外必需向患者交代:進補膏滋,不能替代腎臟病人的所有用藥,如有高血壓、心臟病等等的用藥必需堅持服用,醫生要具體指導。

       (4)開膏方必需辨證論治,所以必需望、聞、問、切,辨定證候,并結合患者體檢情況,了解平時其他兼病,血壓、血脂、血糖、飲食嗜好等等情況,辨證辨病相結合,這樣開出的膏方,切合實際,療效較高。

       (5)膏方必需遵循中醫藥君、臣、佐、使的處方規律:君藥是主攻證候的藥物;臣藥協助君藥增效為主;佐藥治療兼癥,或防偏勝藥;使藥為引經藥,或協助佐藥治療兼癥、防偏勝藥。

       (6)膏方調理藥物部分,女子重調氣血,必要時疏肝理氣,舒氣開郁;男子重在補腎,補腎氣,滋腎陰、溫腎陽、或補腎之氣陰,或陰陽并補,可辨證側重處理。

       (7)腎病患者在膏方中都需注意補腎。以平補腎元為主。

       (8)腎病患者在膏方中都需注意脾胃功能的調理,補中健脾,理氣行氣,開胃助運等法常用,只有脾運正常,才能提高補腎療效。

       (9)膏方中劑量配制的比例  在一般情況下,膏方劑量是平常煎劑的10倍量,水煎劑用10克的膏劑中用100克,如炒白術水煎劑用10克,開膏方時用100克。但也可不泥于10倍量的,如補益氣血,調補脾腎類藥,可1:15甚則1:20倍進量。如水煎劑生黃芪用20克的,膏方中可開300克至400克,茯苓20克可擴制至300克。腎病膏方中,若按病情需要,配有苦寒通下之品,以達補中有瀉,扶正祛邪之義。苦寒通下之品有一些副作用,因此在膏方中劑量均小,其劑量配制可考慮1:5,如川黃連平時水煎劑用3克,膏劑中可用15克,又如大黃水煎劑用10克,膏劑方用50克。因平時習慣運用制軍,開膏方時也用制軍,灌腸方中用生軍。

       (10)如何掌握出膏率  配制一料膏滋,一般服用二個月左右。不同藥物的出膏率是不同的,如飲片中地黃、首烏、黃精、玉竹、山藥、枸杞子、女貞子、桑椹子、黃芪、黨參、當歸、芍藥、百合等出膏率高;血肉有情之品的動物類藥如龜版、鱉甲、紫河車等亦可使膏藥濃度增高。但清利的草藥出膏率低,清利藥根據病情需要亦可參入膏方,處方中可加大健脾補腎類藥的劑量,或收膏時加大動物膠的劑量。

       (11)糖與膠類藥劑量的配制  糖的種類多,一般用白冰糖,以500克左右為適量,便干者可加入蜂蜜(煉蜜),便溏者不用。糖尿病患者常用木糖醇200克至300克。二個月左右服用量的一料膏滋,常用膠類藥總量400克左右,可一膠單用,亦可多種膠類合用,如用阿膠200克,鹿角膠100克,龜版膠100克。亦可用鱉甲膠、魚鰾膠參入。

        10.膏滋治療舉例

        病例1:慢性腎炎,腎氣陰兩虛濕熱證。

        張某,女,36歲,鎮江市人。

        患者5歲時因感冒發燒,醫用慶大霉素后傷腎致尿蛋白2+~3+,經治療未致痊愈。30歲時經熟人介紹至我處治療。當時覺腰酸乏力,咽紅。尿常規蛋白++,隱血+++,尿紅細胞增多。從腎虛濕熱證辨治,尿蛋白漸消,尿有隱血,紅細胞。繼治病情長期穩定。2007年因工作繁忙而尿檢蛋白++,又現隱血紅細胞,予以休息,繼續中藥治療,精神好轉。2007年12月26日要求服用膏滋:自覺腰府酸痛,神疲乏力,活動多則氣短,有時胸悶,口干,寐中多夢,大便日行二次,質粘,有膽囊炎。舌象:苔薄黃,舌質紅。脈象:脈細。尿常規檢查:蛋白+,隱血++,尿紅細胞8-10個/HPF。中醫診斷:腎氣陰兩虛,兼有濕熱。中醫治法:益氣養陰,健脾補腎,清咽滲利法調治,酌加寧心疏泄之品。             

        處方:太子參350g,生黃芪350g,黨 參350g,苡仁米300g,茯 苓300g,米仁根300g,淮山藥200g,制黃精150g,肥玉竹150g,女貞子200g,旱蓮草200g,桑椹子200g,生地100g,山萸肉100g,南北、沙參150g,川石斛200g,制首烏300g,熟地80g,砂仁15g,川斷150g,桑寄生150g,制狗脊150g,仙靈脾150g,仙茅100g,菟絲子200g,紫河車100g,補骨脂100g,玄參100g,麥冬150g,射干100g,銀花100g,牛蒡子100g,當歸150g,赤、白芍100g,青風藤200g,雞血藤200g,枸杞子200g,丹皮、參150g,川芎100g,紅花100克,全瓜蔞150g,炙遠志100g,制僵蠶150g,全蝎15g,蟬衣60g,石葦200g,貓爪草60g,地  龍100g,茅根300g,仙鶴草300g,大、小薊200g,薺菜花200g,茜草根200g,側柏葉150g,地榆150g,景天三七150g,水牛角片150g,柴胡30g,黃芩100g,青龍齒200g,首烏藤300g,合歡皮300g,柏子仁150g,制香附100g,香元皮100g,枳殼100g,廣郁金120g,佛手片100g,百合200g,小紅棗200g,炙甘草30g,白木耳150g,蓮子肉200g,核桃肉150g,桂元肉100g。

以真阿膠250g、鹿角膠100g、龜板膠100g、白冰糖600g、蜂蜜100g收膏,沖入西洋參150g濃煎藥汁,調入參三七粉30g。

        藥后一月,反復尿檢均陰性,并在正常避孕情況下于2008年1月底懷孕。孕后囑停服一切藥物,反復尿檢,測血壓等觀察,數月來一切正常,于2008年10月8日剖腹生產。寄來喜蛋及母子照片,全家喜極,言謝不盡。今已產后3月余,產后尿檢及體檢一切正常,母子健康。

        病倒2:慢性腎炎,氣陰兩虛夾濕證。

        傅某,男,52歲。

        2007年12月6日初診。有蛋白尿伴紅細胞尿史近2年,服湯劑治療,尿檢蛋白1+,紅細胞6.7萬/ml,多形型。血壓、血脂、血糖正常,納谷尚可,大便調,寐差,舌紅,苔薄黃,脈細。證屬氣陰兩虛夾濕,治當益氣養陰,兼以清利為法,擬方如下:太子參300g,生黃芪300g,黨參300g,懷山藥300g,炒白術60g,生苡米200g,茯苓200g,芡實200g,扁豆200g,南沙參150g,麥冬150g,石斛200g,玄參100g,首烏200g,生、熟地(各)100g,制黃精150g,肥玉竹200g,女貞子200g,桑椹子200g,當歸150g,赤、白芍(各)100g,枸杞子100g,谷精草150g,續斷150g,桑寄生150g,狗脊150g,杜仲150g,巴戟天100g,肉蓯蓉100g,仙靈脾150g,蛇床子150g,菲菜子150g,菟絲子150g,鹿角片100g,紫河車100g,功勞葉100g,仙鶴草300g,薺菜花300g,生槐花150g,澤、蘭瀉(各)150g,車前子(包)150g,石葦150g,大、小薊(各)150g,茜草根150g,白茅根300g,丹參200g,川芎100g,青風藤100g,制僵蠶100g,射干100g,糯根須300g,癟桃干300g,枳殼100g,佛手100g,焦谷、麥芽(各)200g,荷葉200g,炙甘草30g,西洋參150g,冬蟲夏草40g,紅棗150g,桂圓肉150g,核桃仁200g,銀耳100g,蓮子200g,百合150g,龜板膠150g,阿膠250g,冰糖500g。按我院制膏法制作,早晚各一湯匙,空腹開水沖服(以下均同)。2008年12月5日復診,服上述膏方后,精神佳,納谷可,病情穩定,脈細,苔根黃膩,在前方基礎上加青葙子(包)150g,杭菊花60g,制蒼術100g,炒白術加量至100g,法半夏60g,陳皮100g,水牛角片(包)150g,收膏藥龜板膠減為100g。

        近三年癥狀一直穩定,無明顯不適,入冬則服膏滋一料,上方出入。

        病例3:慢性腎盂腎炎,腎氣陰兩虛濕熱證。

        臧某某,女,71歲。

        20余歲即發腎盂腎炎,急性期用西藥控制。因工作繁忙,未能徹底治愈而即上班工作,之后勞則復發幾十年(每年發作數次)。2008年2月26日來院求膏方調理。腰府酸痛,神疲乏力,頭昏頭暈,尿頻溲黃,面黃欠華,眼瞼微浮,脈細弦,苔黃,舌紅。以平時腎虛濕熱下注證,益腎清利方擴充制膏。

        處方:川續斷150g,桑寄生150g,厚杜仲150g,懷牛膝150g,制狗脊150g,巴戟天100g,淫羊藿100g,菟絲子100g,紫河車100g,制首烏200g,生地黃100g,山萸肉60g,枸杞子150g,女貞子150g,雙鉤藤200g,明天麻100g,夏枯草150g,太子參300g,生黃芪300g,潞黨參300g,制黃精200g,肥玉竹150g,川石斛150g,南沙參100g,北沙參100g,生苡米200g,茯苓皮200g,全當歸150g,赤、白芍藥100g,紫丹參150g,川芎100g,桃仁60g,紅花60g,蒲公英200g,紫花地丁200g,萹蓄200克,瞿麥200g,萆薢200g,荔枝草200g,積雪草200g,土茯苓200g,制軍15g,澤、蘭瀉150g,枳殼100g,佛手片100g,車前子200g,茅、蘆根300g,谷、麥芽200g。

以阿膠200g、鹿角膠100g、龜板膠100g、冰糖500g收膏

此方以平補腎氣、腎陽、腎陰。益氣養陰,養血和絡,清利下焦,并注意了健脾助運,患者服用二月,腎盂腎炎一年未發。今年已求續服膏方。體檢心肌缺血,已開心、腎調治方制膏服用。

        病例4:高血壓病,心肺腎虛,脈絡瘀阻證。

        曹某,男,78歲。

        2008年12月12日初診。有高血壓史近20年,最高時達200/100mmHg,15年前患腦梗塞,便秘10余年,有白癜風,平素易感冒,血脂正常,苔薄黃,脈細。辨證心肺腎虛,脈絡瘀阻,治擬養心和絡,補益腎元,處方如下:太子參300g,生黃芪300g,黨參300g,炒白術100g,生苡米200g,茯苓300g,南、北沙參(各)150g,五味子60g,麥冬150g,制首烏300g,女貞子200g,桑椹子200g,制黃精200g,玉竹200g,生、熟地(各)60g,菟絲子150g,肉蓯蓉150g,鎖陽150g,續斷150g,桑寄生150g,杜仲200g,懷牛膝150g,仙靈脾150g,仙茅100g,巴戟天100g,紫河車100g,丹參200g,川芎100g,炙遠志100g,全瓜蔞150g,薤白100g,桃仁60g,紅花60g,白果100g,防風50g,火麻仁150g,枳殼100g,佛手100g,香櫞皮60g,,砂仁(包,后下)15g,炙甘草30g,西洋參120g,紅棗200g,桂圓肉150g,核桃仁150g,蓮子200g,銀耳100g,百合250g,阿膠250g,鹿角膠50g,龜板膠100g,蜂蜜250g,冰糖350g。

        服后,血壓平穩,大便通暢,全年感冒未作,進“九”則服膏滋調理至今。

        病倒5:糖尿病,氣陰兩虛證。

        龔某,男,57歲。

        2008年12月5日初診。糖尿病5年,服二甲雙胍,血糖略偏高,現時有乏力,易疲勞,形偏瘦,二便尚調,口渴飲不多,納谷可,寐安,舌質紅,舌邊略有齒印,苔薄黃,脈緩。咽紅,有慢性咽炎史,血壓、肝腎功能、血脂、血尿常規均正常。從氣陰兩虛證辨治,治當益氣養陰為主。

        處方:太子參300g,生黃芪300g,黨參300g,懷山藥200g,山萸肉120g,制黃精200g,制首烏200g,女貞子150g,桑椹子100g,南、北沙參(各)150g,天、麥冬(各)150g,石斛200g,玄參100g,生、熟地(各)80g,天花粉100g,生石膏150g,鬼箭羽200g,地骨皮200g,地錦草200g,虎杖150g,丹參200g,川芎100g,赤芍200g,紅花100g,桃仁60g,懷牛膝150g,續斷150g,桑寄生150g,狗脊150g,功勞葉150g,仙靈脾100g,仙茅60g,蛇床子200g,韭菜子250g,巴戟天60g,紫河車100g,鹿角片50g,白果100g,射干100g,銀花60g,辛夷花100g,白芷100g,車前草200g,枳殼100g,佛手100g,香櫞皮60g,砂仁(包,后下)15g,核桃仁150g,蓮子200g,銀耳150g,百合250g,阿膠250g,龜板膠100g,木糖醇300g。

        次年冬天來訴,一料服完后,全年精神振作,耐疲勞,血糖基本正常,無口渴癥狀,體重有所增加。

        病倒6:更年期綜合征,陰陽失調,心腎不交證。

        金某,女,53歲。

        2008年12月19日初診。月經已紊亂,一月2次,或2月不潮,頭暈耳鳴時作,胸悶,夜間汗出陣陣,舌邊齒印,苔薄黃,脈細,血壓130/96mmHg。證屬于陰陽失調,心腎不交,治當補腎養心。

        處方:太子參380g,生黃芪380g,黨參380g,生苡米200g,茯苓200g,懷山藥200g,芡實200g,山萸肉100g,制黃精200g,玉竹200g,制首烏200g,女貞子200g,桑椹子200g,南、北沙參(各)150g,天、麥冬(各)150g,生地100g,熟地60g,潼、白蒺藜(各)100g,當歸200g,赤芍200g,白芍100g,靈磁石300g,續斷150g,桑寄生150g,狗脊150g,杜仲200g,懷牛膝150g,仙靈脾150g,仙茅100g,菟絲子200g,巴戟天100g,鹿角片100g,紫河車120g,肉蓯蓉150g,鎖陽150g,川芎150g,丹參200g,決明子120g,炙遠志100g,全瓜蔞150g,薤白100g,降香(包,后下)20g,益母草100g,癟桃干300g,糯根須300g,龍骨400g,牡蠣400g,浮小麥300g,白果60g,車前草200g,干荷葉200g,生山楂150g,玫瑰花10g,制香附120g,枳殼100g,佛手100g,香櫞皮100g,砂仁(包,后下)15g,焦谷、麥芽(各)200g,西洋參200g,冬蟲夏草30g,紅棗200g,桂圓肉150g,蓮子200g,銀耳150g,百合250g,阿膠200g,鹿角膠100g,龜板膠100g,蜂蜜150g,冰糖500g。

        半年后來訴,服后覺精神好,頭暈耳鳴不明顯,盜汗未作,胸悶少作。

        11.鄒燕勤教授膏方治療腎系疾病處方技巧

       (1)補腎為主,著重辨證論治。鄒師認為,但凡腎病或老年病、虛弱病證,其腎元不足乃其根本,腎元虧虛,則無以充養和溫煦其他臟腑,從而失卻動力或物質基礎,而諸病叢生。故治療虛弱病證當以補腎為主,以上所舉之例,均有大列補腎之品,或補其陽,或補其陰,或陰陽雙補,以冀填精補元,固其根本。補腎氣習用黃芪、續斷、桑寄生、狗脊、杜仲、懷牛膝;補腎陰常用生地、熟地、山萸肉、女貞子、制首烏、制黃精、枸杞子、百合;補腎陽每遣仙靈脾、仙茅、菟絲子、巴戟天、鹿角片、紫河車、肉蓯蓉、鎖陽、潼蒺藜等。鄒師同時指出,辨證是用藥治病的根本,切不可一味蠻補,必須在辨證基礎上補腎,如無辨證,則方失其意也。其補多為平補或清補,如熟地之類用量多較小,一般60克、80克,不超過百克。或補中多參以滲利濕濁、清解余邪之品,如苡米、茯苓、白茅根。

       (2)平衡為要,兼顧氣血陰陽。經謂“陰平陽秘,精神乃治”,陰陽平衡是人體正常生理功能的必然要求和體現,水火既濟,清氣上升則水精四布,濁氣下降則水道通調,達到內外環境的平衡。因此,陰陽一旦出現失衡,人體即發生各種疾病或虛弱癥候,或所謂之亞健康也,防治之目的在于“以平為期”。氣血是陰陽的主要物質基礎,《素問·調經論》謂:“人之所有者,血與氣耳”,“氣血未并,五臟安定”,若血氣失和則百病變化而生,表明氣血不和是導致陰陽失調,產生疾病的主要原因。因此鄒師強調當兼顧氣血陰陽之間平衡,使氣血調和,陰陽協調。補氣之中常合行氣之品,以防氣滯氣壅;補血養陰之劑中每參活血行瘀之物,如桃仁、紅花、川芎、丹參、赤芍之類,以達祛瘀生新之功。補陰者常伍補陽之品,以達陽中求陰之功,補陽者屢配滋陰之屬,以冀陰中求陽之德。

       (3)護胃為先,結合病人特質(性別、年齡、并發癥)。如脾胃虛寒者,治宜溫胃散寒,可選黃芪、黨參;脾胃氣虛挾有濕熱者,益氣清化,配合生苡米,茯苓;兼有胃失通降和降者,佐以通降,如決明子、萊菔子、旋覆花、代赭石、法半夏、陳皮、姜竹茹等;兼有脾失健運者,輔以助運,如懷山藥、焦谷麥芽、焦楂曲等;兼有夜寐不安者,合以安神,如百合、夜交藤、茯神、合歡皮、熟棗仁、牡蠣等;情志不悅者,佐以解郁,如制香附、玫瑰花等。即使納谷尚可,或無胃炎潰瘍者,鄒師也在膏方中配以枳殼、佛手、香櫞皮、焦谷麥芽之屬,以行氣醒脾,護胃助運,固護后天。女子者,以肝為先天,補血尤為重要,如病例6,除陰陽失調外,應用較多養血之品,如當歸、白芍、熟地、首烏、黃精、桑椹子等。并發有盜汗者,重用癟桃干、糯根須、龍骨、牡蠣收斂固汗;并有咽炎者,加玄參、射干、銀花、辛夷花養陰清熱;血糖高者,常合以天花粉、生石膏、鬼箭羽、地骨皮、地錦草、虎杖清熱生津;如有心慌胸悶者,合以丹參、川芎、炙遠志、全瓜蔞、薤白、降香養心和絡、寬胸行氣。

周恩超,鄒燕勤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更多>>癥狀索引

?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