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關搜索:慢性腎炎 腎小球腎炎
您現在的位置:南京博大 > 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鄒云翔學術思想及發揚傳承 >
鄒云翔學術思想及發揚傳承

鄒云翔教授治腎學術思想總則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時間:2018-09-11 16:24

鄒云翔教授治腎學術思想總則

鄒燕勤

     鄒云翔教授研究腎病有四十余年的歷史,對中醫腎的生理特性與病因、病機、治療和預防等方面有獨特見解,在臨床實踐中積累了豐富的經驗,獲得了顯著的療效,是我國著名的中醫腎臟病、老年病學家。40年代初,在重慶悉心研究并治療了至今未復發的危重腎臟病患者。 1954年江蘇省中醫院建院,1955年鄒云翔教授在全國率先成立了“腎臟炎研究小組”,并于1955年5月出版了我國第一部中醫腎病專著——《中醫腎病療法》,現就鄒云翔教授治腎學術思想介紹如下。

        先天之本,生命之根

        腎在人體是一個極其重要而具多種功能的臟器,是先天之本,生命之根,至陰之臟,屬水,通于冬氣,為水火之宅,內藏元陰元陽。其主要生理功能有:藏五臟六腑之精氣與生殖功能的精液;主骨生髓,養腦益智;主水,司開闔而蒸化水液;為氣之根而主納氣;腎氣通于耳,主聞音辨聲;是胃之關;與膀胱相合;其充在骨,其華在發;開竅于二陰。從其生理功能看,腎涉及的范圍甚廣,包括了相當于現代醫學的泌尿生殖系統的功能及內分泌系統、骨骼系統、血液系統、中樞神經系統的部分功能。鄒老常說,腎在人體的作用至為重要,認為腎是全身臟腑功能的化源,對入的生長發育、預防疾病、健康延年等方面都是非常重要的。腎臟之元陰元陽是人體最寶貴的物質與最重要的功能,保護好腎的功能,可促進生長發育,減少疾病與提高療效,而卻病延年。因此鄒老不僅對腎臟病的治療中注意維護腎的功能,而在老年病人的保健,抗衰老的辨證治療中,都很注意保護腎的氣化功能,從病理上常提及“冬不藏精,春必病溫”,“五臟之傷,窮必及腎”等論述,治療上保腎攝身,春夏養陽,秋冬養陰等則都是體現重視從腎論治的重要意義。鄒云翔教授每至冬季為老年人開膏滋方以及自擬冬季服用的膏滋方都重視從腎論治,培補先天腎氣腎陰而延年益壽。

        腎氣不足,發病之因

        鄒老對腎病,特別是腎炎發病的原因,認為雖有先天不足、后天失養、六淫侵襲、藥物損害、七情所傷、勞倦過度、房室不節以及素體腎虛或年老腎氣自衰等方面,但總不越乎內、外因兩方面。內因主要是指人的腎氣,外因是外感六淫、瘡毒之邪,以及腎毒藥物。鄒老常例舉臨床上患扁桃腺炎、咽喉炎、猩紅熱、丹毒或皮膚化膿性疾病的病人,不是所有的病人都會發生腎炎的,有的原發疾病很重而不發腎炎,有的原發疾病很輕而發生腎炎,這與病灶感染即六淫致病因素等外因有關外,還有一個個體差異的內在因素起著主要作用,鄒老認為這個內因就是腎氣。腎氣充足的人,即使存在外感六淫或瘡毒之邪入侵,腎毒藥物常規劑量的使用,也不會發生腎炎。這種認識也符合《素問·刺法論》中所述“正氣存內,邪不可干”,以及《靈樞·百病始生篇》中所說“風雨寒熱,不得虛,邪不能獨傷人”等論述。而腎氣不足之體,在外感六淫與瘡毒等侵襲下,病邪可乘虛而入導致腎炎的發生。這也符合《素問·熱病論》所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之理。鄒老所述之“腎氣”,我們理解為指人的體質,泛指腎的氣化功能,人體的正氣,也包括調節免疫,抵抗腎炎發生等功能。

        維護腎氣,治病求本

        基于對以上腎病發病原因主要是內因——腎氣不足為主的認識,因此鄒老在治療上以維護腎氣,加強腎的氣化功能為治療腎病的根本原則。維護腎氣的措施,主要是一方面在用藥上常在辨證中伍以益腎之品,如川斷、桑寄生、杜仲、杞子、地黃、玄參、萸肉之類,而又根據病人某些體虛正虧的具體表現而注意扶正。如容易感冒的要注意補氣固衛,玉屏風散進治等等;另一方面主張忌用傷害腎氣的藥物,防止克伐腎氣的方劑,也即避免過用苦寒、辛涼之品。必要用時,時間宜短,劑量要小,同時要注意適當的配伍。如黃柏與蒼術同用,知、柏常配肉桂,川連伍以吳萸等。西藥中傷腎的抗菌素等藥臨床要慎用、少用,盡量不用。   

       活血和絡,運行血氣

        鄒老很早就運用此法治療腎病,在辨證施治中注意活血化瘀法的運用。使用范圍很廣,急、慢性腎炎,腎性高血壓,多囊腎,腎功能不全等疾病都較注意運用此法。通過活血和絡,以運行血氣,達增強腎氣的治療目的。鄒老認為:人體的經絡,是上下內外運行血氣的通路,脈之直者為經,支而橫者屬絡,絡之別者為孫絡,經即大地之江河,絡猶原野之百川,經絡相貫,如環無端,經絡血氣運行通暢,則百病不生。一有怫郁,諸病皆生,而腎病皆有血氣郁滯、運行不暢的病理,運用活血和絡法常能提高療效,對慢性腎病久病人絡,從血分求治,療效更為顯著。常用藥物有當歸、赤芍、桃仁、紅花、懷牛膝、參三七、干鮑魚、紫丹參、茺蔚子、澤蘭、益母草等。例如1957年3月治黃姓10歲病兒,慢性腎炎,全身浮腫,有腹水,每天尿量100毫升,呼吸不利,喘息不已,已吸氧,BP140/ll0 mmHg,胃納甚差,脈細,舌質絳,苔中黃厚,腹圍71.5厘米,尿常規蛋白+++,紅血球+。病情危重,圖治頗為棘手。鄒老認為病屬水氣重癥,泛濫其御。肺氣不足,吸不歸腎,腎虛則排泄無權,肺主一身之氣,方擬補腎氣、降肺氣、開鬼門、潔凈府,上下分清,以冀風消水通,消退其腫為第一要事。用麻杏石甘湯、葶藶棗瀉肺湯、三子養親湯和防己黃芪湯等加減,服三劑,面腫雖退,余狀如前,效不理想,久病在血,血不利則為水,于原法中加活血化瘀之桃仁9克,紅花9克,三劑后尿量日解1500毫升,服九帖,水腫基本消退,腹圍縮至57厘米,血壓降至90/60mmHg,后續予調理藥而鞏固。

        原發疾病,及早處理

        急性腎炎大多有上呼吸道感染、丹毒或皮膚化膿性疾患病史。腎氣不足者,患以上疾病后,易于發生腎炎,如能在辨證治療中注意病因,重視原發疾病的控制與預防,則腎炎的治療就較順利。如不注意對原發疾病的控制,則對腎炎治療效果就差。鄒老對急性腎炎的辨證與治療,就體現了這一治療思想。如有急性乳蛾紅腫引起急性腎炎者,鄒老常辨以風熱蘊結咽喉,治以疏風清熱,利咽解毒,以玄麥甘桔湯合銀翹散加減治療。若由皮膚瘡瘍引起者,則診斷為瘡毒內攻性腎炎,治以清宣解毒,祛風利濕,以麻黃連翹赤小豆湯加減治療,皆能獲較好療效。

        調理脾胃,補養先天

        鄒老一向重視脾胃功能的保護,常說病者有胃氣則生,無胃氣則死,在臨床上藥物的作用需藉胃氣敷布。所以非常強調調理脾胃的功能,以強后天而養先天。凡見脾胃虛弱者,都以健睥和胃入手,喜用甘緩和絡之品。并說醫生如司廚,用藥配伍必須注意調味,以適合病人能接受為好。慎用苦寒傷敗胃氣之方藥。虛實挾雜者,也應扶正祛邪。

        臨床治療,當需辨證施治。脾胃氣虛者常選參苓白術散、資生健脾丸等方加減治療;中虛氣滯者需補氣理氣,常用香砂六君丸加減;中虛胃寒者用溫中祛寒法,六君子湯加干姜、官桂、炙黃芪、大棗;胃中蘊熱者口臭、嘈雜、或牙齦腫痛、渴喜冷飲可以左金丸加黃芩、山梔、石膏、石斛等清泄胃熱;胃氣上逆者嘔惡之癥明顯,和胃降逆治之,常用旋復代赭湯加減治療;胃中飲食停積,噯腐吞酸,宜消導積滯,以保和丸加減治療;肝胃不和,脘脅脹痛,暖氣嘈雜,宜疏肝和胃,用左金丸加川楝子、郁金、元胡索、制香附、杭白芍、炙甘草等治療;脾虛濕蘊宜運脾化濕,胃苓湯加減治療;肝脾失調,腹痛腸鳴,便溏泄瀉者,用痛瀉要方加茯苓、山藥、木香、甘草等品進治。

        辨證施治,整體調攝

        腎與其他臟器,有著極為密切的內在聯系,認為“腎臟有病,非特腎臟有損傷,即內臟各部分都不健全,抵抗力薄弱才發腎臟病”(《中醫腎病療法》)。所以腎病癥狀涉及各個臟腑,治療中不能拘泥于腎而應注意整體療法,辨證施治。而且根據病人具體情況,注意多臟器同治調攝之法,每獲良效。如王姓病人,慢性腎炎,晚期尿毒癥,酚紅排泄試驗檢查三次皆為零,嚴重貧血,血色素3克,極度衰弱,陰陽氣血虛損,五臟功能傷敗。治療以補益氣血,調攝陰陽,培增五臟功能而病情長期穩定,延壽八年,逝于急性感染。又如倪姓病人,慢性腎炎普通型,尿常規蛋白+++,辨證為脾虛濕蘊證候,以健脾化濕方調治半年余而趨完全緩解。

       三分吃藥,七分護理  

        慢性腎病,病情復雜,療程較長,常纏綿反復,若護理得當,對療效、預防與防止反復可獲事半功倍之效。故對護理也特別重視。鄒老常以“三分吃藥,七分護理”的觀念來宣傳病房護理及患者自我護理的重要性。  

二、治療腎小球腎炎的經驗

經驗論述

        腎炎是一種常見病、多發病,嚴重影響著勞動人民的健康。目前對該病的治療效果,雖在不斷提高,但根據國內外文獻報道,尚無突破性進展。鄒云翔教授在研究腎病40余年的臨床實踐中,對腎炎的病因、病機進行了較深入的研究,對腎炎的預防和治療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鄒老認為腎炎的發生,是由內因與外因兩方面的因素所決定的。內因主要是指人體的腎氣,外因就是外感六淫之邪以及瘡毒之類。內因是主因,外因是誘因,腎氣不足,病邪乘虛而入導致腎炎的發生。

        反之,腎氣充足的人,縱遇六淫或瘡毒之類侵襲,也不致受其所害,而發腎炎。

        基于以上認識,鄒老認為,維護腎氣,加強腎臟氣化功能,是治療腎炎的根本原則。傷害腎氣之藥物,克伐腎氣之方劑,是治療腎炎所應絕對禁忌的。

        鄒老嘗說:暴病多實,久病多虛,腎炎也是如此。多實不是皆實,實中常挾有虛象;多虛不是均虛,虛中亦挾有實候。因此,急性腎炎和慢性腎炎的治療,是從虛治,是從實治,還是攻補兼施,不是從急慢性來區分,而是依據辨證來決定的。雖然純虛純實之證亦有,但大多是本虛標實證多,特別是慢性腎炎,因此務必重視扶正祛邪。根據不同病程,不同病情,虛實之間,孰輕孰重而靈活處理。

        鄒老治療腎炎,在前人診治水氣、水腫、虛勞等諸病經驗的基礎上續有發展,特別是在治療大法的運用方面,積累了很多經驗。例如治療腎炎水腫,歷來多從肺、脾、腎著手,以宣肺利水,補氣行水,健脾利水,溫腎利水等為常法。

        50年代,鄒老研究運用活血化瘀法治療水腫兼有瘀血或婦女兼經閉,或久病用其他各法治療而水腫不消者,頗有效果,之后常在臨床運用,獲顯著療效。鄒老早在1955年出版的《中醫腎病療法》中述及慢性腎炎的病理“血凝則氣滯,血行則氣隨,血與氣亦分離不開的”,提出“溫腎、行血、宣瘀,佐以通陽行氣的藥物,腎臟血流才不發生障礙”。并說:“各種慢性腎炎,中醫治法都用補氣養血,化瘀溫腎予以整體的根本治療,以增強抵抗力。”鄒老在全國始用活血化瘀法治療腎炎,對臨床醫家啟發很大。

        鄒老認為,腎與其他臟器的關系非常密切,常說:“抵抗力薄弱,才會發生腎臟病的。”又說:“五臟中肺與腎最為嬌嫩與柔脆,凡是氣候上的變化,物理上的刺激,情緒上的波動,外因與內因備方面,都能影響到肺臟與腎臟。”(《中醫腎病療法》1955年5月)所以與鄒老治療腎病不拘泥于腎而強調辨證施治,整體調理,根據病情而注意其他臟器的治療。例如重視研究腎病中肺的證候而摸索了一套治肺方法如疏風宣肺、清肺解毒、降肺理氣.、養肺滋陰以及金水相生,肺腎同治等法則;研究了腎與脾的關系,強調先天、后天關系更為密切,所以在辨證中脾腎氣虛、脾腎陽虛證的治療均絲絲入扣。又注意腎與肝-腎與心等臟器的關系而采用多臟器治療的方法,如肺脾,肺腎、脾腎、肝腎、肺脾腎、肺脾腎肝,肺脾腎肝心等臟同治甭提高了療效。

        六七十年代治療腎炎用激素制劑者較多,對激素治療不敏感但副反應明顯而出現藥物性柯興氏綜合征等表現者,臨床并不少見,這類患者常求治于鄒老。鄒老認為,此類患者,乃由藥物引起體內升降出入功能紊亂所致,當升者不升,當降者不降,當出不能出,當入不能入,氣血精微變為濕濁痰瘀,阻于臟腑絡脈肌腠而成,在臨床上創用疏滯泄濁之法,疏其氣血,泄其濕濁、痰瘀,使失常之升降出入生理功能得以恢復而病可痊愈。

鄒老師古而不泥古,在學習前人經驗的基礎上,積極倡導注意研究現代患者的各種具體情況,分析疾病的發生、發展、病機變化與轉歸的關系。70年代后期與80年代由于臨床上大量運用激素、環磷酰胺、雷公藤制劑或長期用清利等藥物治療腎炎,致使臨床多見的腎炎中醫辨證證候起了變化。五六十年代,腎病專科并不多見,一發腎病水腫直接找鄒老診治的不少,均周身浮腫,一派陽虛證候,當時辨證為腎陽虛與脾腎陽虛證候多見。鄒老用溫陽利水法,溫陽活血利水法療效顯著。至80年代初期,由于藥物的使用及飲食的變化,陽虛證減少而脾腎氣陰兩虛,肺腎氣陰兩虛證候逐漸增多。鄒老敏銳地指出中醫要注意補氣養陰,于80年代初期擬出補氣養陰,和絡滲濕方劑指導學生臨床運用治療慢性腎炎氣陰兩虛證候,運用一階段后,固定處方,于1984年制成腎炎寧膠囊,現腎炎寧膠囊在醫院已臨床運用14年,提高了對氣陰兩虛證候的治療效果。總有效率達87%以上。該藥已轉讓給蘇州雷允上制藥廠進行開發研究。

        關于腎炎的預防問題,鄒老認為除應重視攝生保健、增強體質、提高防病機能、適應四時氣候變化、避免六淫邪毒侵襲外,要注意以下三個方面:

        1.要防傳變。就是防止由其他病失治而傳變為腎炎。《內經·陰陽應象大論》說:“邪風之至,疾如風雨,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膚,其次治經脈,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臟,治五臟者,半死半生也。”言外邪侵入人體以后,如果不及時治療,病邪就會步步深入,治療也就越來越困難。鄒老認為,腎炎一病也是如此,多半是由其他疾病失治,病邪逐步深入傳變而成。如喉蛾(相當于扁桃體炎)、爛喉痧(相當于猩紅熱)和皮膚瘡毒等等,發病之后,應及時予以疏風宣透或清熱解毒、涼營透達等方法治療,使風邪外透,濕從下滲,熱毒得以清解,則不致內陷入腎,若因循失治,就有釀成腎炎之可能。

        2.要防誤治。就是防止由其他病誤治而致成腎炎。鄒老認為,有不少腎炎病者,是由其他疾病的治療不當而造成的。如病在衛分,耐治在氣分;病在衛氣,而治在營血,逼邪否得外達而深入內陷。如扁桃體炎、猩紅熱、皮膚瘡毒等誤治而轉成腎炎者,臨床上屢見不鮮。

        3.要防藥物傷腎。有些藥物是能損傷腎氣的,臨床中經常遇到一些腎炎完全是由于藥物損傷腎氣而造成的。有些患者本身腎氣不足,加上藥物的損傷,而促進了腎炎的發生。因此,我們要掌握腎的生理、病理和藥物的性能特點,正確使用藥物,對凡有損傷腎氣者,應盡量少用和避免使用。

        總之,我們認為,在臨床上對扁桃體炎、猩紅熱和皮膚瘡毒等等疾病能不失治(及時治療),不誤治(正確治療)和少用或不使用損傷腎氣的藥物,可防止或減少腎病發生。

常用大法

疏風宣肺利水法  適用于急性腎炎風水相搏,水濕泛濫以及慢性腎炎急性發作,或合并外感而兼有肺衛癥狀者。主癥有浮腫常從頭面部開始,惡寒發熱,頭痛鼻塞,咳嗽痰少。偏于風寒者,寒重熱輕,咳嗽痰白,脈浮苔白,此屬風寒襲于肺衛,治以疏風宣肺,淡滲利水法。常用麻黃、杏仁、蘇葉、荊芥、防風、防己、連皮苓、苡仁米、白術、川斷、車前子、甘草等;偏于風熱者,發熱口渴,痰少色黃,咽紅,脈浮數,苔薄黃,舌尖邊紅,此屬風熱襲于肺衛,治以清熱宣肺,疏風利水法。常用藥物如桑葉、銀花、連翹、南沙參、杏仁、桔梗、牛子、大貝、薄荷、茅根、蘆根、車前子、生草。

        若水腫嚴重,出現胸水、喘息氣逆不得平臥,乃水氣犯肺,肺氣不利者,可加用葶藶子、蘇子等參伍應用,或以三拗湯合三子養子湯加減以宣降肺氣;頸項腫甚加海藻、昆布;下肢腫甚加漏蘆、木瓜。

清肺解毒行水法  適用于急性腎炎或慢性腎炎急性發作,肺經熱毒特別是咽喉腫痛較著的患者。主癥有發熱浮腫,咽喉腫痛較著,尿少而黃,苔黃脈數等。乃風邪熱毒搏結咽喉,蘊于肺系,傳變于腎。運用清肺解毒、疏風滲濕法治療,使之表里兩解,上下分消,不使內陷下襲。常用藥有黑玄參、麥冬、桔梗、’南沙參、銀花、連翹、牛蒡子、前胡、防風、浮萍、車前子、蘆根、生草。其他清咽解毒之品,如泡射干、山豆根、蚤休、制蠶、馬勃、土牛膝等皆可選用。

        如熱重加用黃芩,惡心嘔吐加服玉樞丹,口千加石斛、花粉,音啞加玉蝴蝶、蟬衣,。濕重加蒼術、苡米、茯苓、六一散之類化濕滲利。咽部可用錫類散吹喉,每日4次。亦可用銀花甘草湯或玄麥甘桔湯代茶漱口。

降肺理氣法  適用于急慢性腎炎水濕泛濫,上逆清竅,肺氣不利者。主要癥狀為浮腫,胸悶咳嗽,氣急心悸,不能平臥,苔白,脈弦等,并且胸透見有胸腔積液。治以三子養親湯加減。常用藥物為川樸、香櫞皮、大腹皮、杜蘇子、葶藶子、白芥子、萊菔子、陳葫蘆瓢、炙麻黃、杏仁、炙甘草。

養肺滋腎法  適用于急性腎炎恢復期,以及慢性腎炎出現肺腎氣陰虛弱者。此證特點是肺腎氣陰已虛,肺熱或濕熱余邪未盡。往往出現低熱咽干,咳嗽痰少,腰酸倦怠,咽炎及扁桃腺紅腫疼痛,脈細,舌苔少,舌質紅,尿常規檢查常隨咽部炎癥反復發作而更趨異常。用養肺滋腎法治療,以太子參、生黃芪、黑玄參、麥門冬、花百合、細生地、山萸肉、淮山藥、云茯苓、枸杞子、茅、蘆根。若煙部紅痛可加桔梗、牛子、射干、銀花、生草等藥。

疏達清里法  適用于急性腎炎或慢性腎炎急性發作,由皮膚濕熱毒邪內攻致病者。主要癥狀有發熱浮腫,皮膚紅痛,或生瘡癤、濕疹、皰疹、蕁麻疹等。或有以上病史而皮膚尚有痕跡,脈數,苔黃。此乃皮膚濕熱邪毒內攻,稽留營血,乘虛內陷及腎所致。鄒老治瘡毒內攻性腎炎,用疏達清里法疏表清熱,除濕解毒,表里分化,使皮膚瘡毒向外透發,營血之熱內清,蘊腎之濕下滲,濕祛毒清,病纂可痊愈。常用藥物如麻黃、連翹、飯赤豆、荊芥、防風、生地、茯苓、甘草、當歸、丹皮、赤芍、茅根、蘆根等。如皮膚濕瘡未愈,需加清解滲利濕毒之品,如銀花、紫花地丁、苦參、地膚子、晚蠶砂、綠豆衣、六一散、玉米須、二妙丸等。皮膚瘡毒可用紫金錠以醋磨或玉樞丹醋調涂患處,丹毒亦可用如意金黃散麻油調敷。

        爛喉痧之后所患腎炎鄒老稱疫毒傷腎。若毒邪未徹,營熱未透者,亦須清營透達,可用荊芥、防風、銀花、前胡、生地、丹皮、茅根、蘆根、六一散、生苡米等。若咽喉腐毒未去,疫痧未化,則仍宜清咽化痧,可用玄參、桔梗、牛子、制蠶、馬勃、丹皮、赤芍、連翹、生草等。咽喉部用錫類散吹之;若有低燒不退,可用青蒿、銀柴胡、白薇之類多氣虛加生黃芪、太子參。

補氣固衛法  適用于急慢性腎炎,肺氣虛弱,衛外不固而易患感冒者。主要癥狀有氣短乏力,汗出惡風,脈細,苔薄白,有的自覺癥狀不著,但易發感冒,尿檢隨之異常。運用補氣固衛,培補實表之法,治以玉屏風散加味。常用藥物如黃芪、防風、白術、南沙參、糯根須、云茯苓、浮小麥、甘草、冬蟲夏草、茅根、蘆根。咽紅加玄麥甘桔湯。

補氣行水法  適用于急性腎炎及慢性腎炎水腫明顯,屬于肺脾氣虛者。癥狀可有氣短納少,面肢浮腫不易消退,大便溏薄,脈細,苔薄白,易感冒而導致水腫反復消長。治以防己黃芪湯加減。常用藥物有黃芪、防己、防風、黨參、連皮苓、苡米、炒山藥、炒白術、甘草,黃芪劑量用30克~60克。

健脾益氣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隱匿型,或急性腎炎恢復期脾虛氣弱者。主要癥狀有氣短納少,倦怠無力,有時腹部微脹,大便不實,脈細,苔薄白,浮腫輕微,有的患者無自覺癥狀,僅為尿檢異常。補中益氣湯或參苓白術散、香砂六君子湯等均可加減運用。常用藥物如黨參、黃芪、炒白術、炒山藥、云茯苓、苡米、炒扁豆、法半夏、陳皮、炙甘草等。如腹脹氣滯癥狀明顯,可加木香、砂仁、佛手片、防風等。

運脾化濕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或急性腎炎恢復期出現脾虛濕困者。癥狀可有胸脘脹悶,納少便溏,頭重微腫,脈細濡,苔白膩。治以胃苓湯加減。常用藥物有蒼術、白術、苡米、云茯苓、半夏、陳皮、炒山藥、炒扁豆、甘草、谷麥芽。如浮腫明顯,可加溫陽剎水之品。

和胃降逆法  適用于急、慢性腎炎胃氣上逆者,癥狀以惡心嘔吐,不能進食為主,治以旋復代赭湯加減。常用藥物有代赭石、旋復花、法半夏、廣陳皮、姜竹茹、云茯苓、潞黨參、苡米、谷芽、麥芽。偏于胃寒者加干姜、吳萸、肉桂;便溏加炒山藥、炒扁豆、補骨脂;偏于胃熱的加川連、黃芩;偏于濕濁者加蒼術、白術。鄒老常以吳萸配川連,或肉桂配川連,清溫并用,苦辛通降。

健脾補腎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及急性腎炎恢復期脾腎兩虛者。主癥為胃納減少,腹脹便溏,神憊無力,腰府酸痛,耳鳴耳聾,浮腫輕微,脈細,苔白。常用藥物有黨參、黃芪、白術、云茯苓、苡米、山藥、枸杞子、生地、川斷、桑寄生、炒巴戟天、陳皮、冬蟲夏草等。陽虛明顯者加肉桂、附子、鹿角片、紫河車等。

 溫陽利水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及急性腎炎全身浮腫脾腎陽虛者。主癥可見面、肢、胸、腹一身盡腫,遷延不已,面色晄白或黧黑,腰酸乏力,肢冷怯寒,大便不實,腹脹氣急,脈沉細,苔白質淡,有齒痕。治以金匱腎氣丸加減。常用藥物有附子、桂枝、川椒目、巴戟天、葫蘆巴、干姜、陳皮、黃芪、云茯苓、苡米、山藥、商陸、車前子。胸水明顯合三子養親湯,也可用控涎丹對癥處理。若腹水明顯,腹脹難忍者,可加用行氣利水之品,如大腹皮,香櫞皮,陳廣皮之類。如氣分藥不效,可加用養血和絡之品,如當歸、白芍、桃仁、紅花等。鄒老認為,水腫重癥,本虛標實,陽虛陰盛者,重在溫陽,劑量宜重,附子可用30克~60克,但須久煎150分鐘以上,以去其毒性而存其溫陽之效力。同時認為,對于本虛標實之腎炎水腫重癥,峻猛逐水、瀉水,抽取胸水、腹水的方法,均不相宜。

滋養肝腎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肝腎陰虛者。主要癥狀有頭昏頭  痛,耳鳴眼花,咽干少飲,腰酸乏力,脈細弦,苔薄質紅,血壓升高等。治以杞菊地黃丸加減。常用藥物有制首烏、枸杞子、杭菊花、制稀薟、懷牛膝、杜仲、生地、紅花、磁石、山萸肉、云茯苓、懷山藥、阿膠。

補腎固攝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頭昏耳鳴,腰酸腿軟,遺精滑泄,脈細,苔薄白者。治以金鎖固精丸合水陸二仙丹加減。常用藥物為沙苑蒺藜、芡實、蓮子須、煅龍骨、煅牡蠣、桑螵蛸、金櫻子、菟絲子、懷山藥,枸杞子。偏于陰虛者加白芍、桑椹子、地黃、女貞子、五味子、阿膠等品;偏于陽虛者可加巴戟天、杜仲、鹿角霜、紫河車等。

補氣養陰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及急性腎炎恢復期氣陰兩傷者。主要癥狀有氣短乏力,頭昏眼花,口干心煩,睡眠不實,脈細弦,苔薄白,舌質紅,或兼血壓升高。常用藥物有黃芪、黨參、川石斛、制首烏、枸杞子、杭白芍、麥門冬、熟棗仁、厚杜仲、生地黃、川續斷、陳廣皮。

補氣養血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及急性腎炎恢復期氣血兩虛者。主要癥狀有面色晄白,頭昏心悸,氣短神疲,脈細弱,苔白質淡。治以人參養榮丸加減。常用藥物有黃芪、黨參、白術、茯苓、磁石、枸杞子、當歸、白芍、骨碎補、補骨脂、紅花、丹參、鹿角片、阿膠。

陰陽并補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急性腎炎恢復期陰陽兩虛證者。主要癥狀有精神萎靡,倦怠無力,頭暈腰酸,面黃指白,肢冷畏寒,腰酸體軟,不浮腫或浮腫不著,脈沉細,苔白質淡。部分病員有不同程度的腎功能下降。常用藥物有附子、肉桂、紫河車、鹿角片、川續斷、炒巴戟天、淫羊藿、地黃、枸杞子、阿膠、全當歸、杭白芍、茯苓、陳廣皮。

活血化瘀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浮腫而夾有瘀血癥狀,婦女經閉;或水腫重癥,尤以腰以下腫甚,腹水明顯而采用其他備法治療不效者。主要癥狀有全身浮腫,尿少,面肢輕微浮腫,但腹部膨大,經久不消,面色灰滯黧黑,脈細,苔白,質有紫暗或見瘀斑。鄒老認為,此類水腫,除與肺脾腎功能失調有關外,尚與肝絡瘀阻有關。故從氣分用藥不效,而運用活血化瘀法,轉從血分求之,每能見效,治以桃紅四物湯加減。常用藥物有桃仁、紅花、當歸、白芍、杞子、淡附片、益母草、鮑魚、酒炒牛膝、三七粉、大黃庶蟲丸。并常配用生黃芪、黨參以益氣行血;伍用連皮苓、苡米以健脾滲禾唾。

清熱滲濕法  適用于急、慢性腎炎濕熱內蘊者。主要癥狀有口苦而粘,溲黃而混,或有尿頻尿急尿痛,脈細濡而數,苔黃膩。治以胃苓湯合滋腎丸加減。常用藥物有制蒼術、生苡米、法半夏、廣陳皮、云茯苓、黃柏、肉桂、知母、茅根、蘆根、六一散、車前草。

疏滯泄濁法  適用于慢性腎炎運用激素后尿蛋白不消,或因無效且激素副作用較明顯而停藥者。主要癥狀為渾身疲乏無力,胃納減少,有藥物性柯興氏綜合征,婦女經閉,脈細,苔白膩。鄒老認為,上述諸癥乃人體升降出入功能紊亂,氣血、痰濕郁滯經隧,阻于絡脈肌腠所致,治以越鞠丸加減。常用藥物如蒼術、苡米、香附、郁金、合歡皮、半夏,、陳皮、當歸、紅花、川芎、桃仁、神曲、茯苓、蘆根等。汗出較多加糯根須;痰多加橘絡、冬瓜子;腹脹加木香、佛手;口干加川石斛、天花粉;氣虛加黨參、黃芪、大棗;腰痛加川斷、桑寄生、功勞葉等。

        以上是鄒老治療腎炎常用的大法。臨床運用時,可視癥一法獨施,或據情幾法合用。因為腎炎特別是慢性腎炎,主證之外,往往夾有兼證;本病之外,往往還有標病。如此虛實互見,寒熱錯雜。因此,非隨機應變,辨證論治,便難獲卓效。

?

更多>>百年傳承 腎科世家

?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